第二六七四章 知错能改?(1/4)

字体: 增大 默认 缩小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迫于无奈,准备按照沈亦儿的吩咐去见沈溪,但心中始终感到很不痛快,不想如此轻易便就范……沈溪这种紧逼的态度让他觉得自己这个皇帝做得很没尊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从行宫后院出来,木着脸,闷闷不乐,服侍在旁的小拧子很有眼力劲儿,看破不说破,始终缄默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人下狱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先来到书房,背着手来回踱步,沉默良久,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有些意外,赶紧回道“陛下是问江彬和许泰吗?话已传出去了,不知下面的人是否会按照御旨办事……奴婢这就去问问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摆了摆手“这种事不必问,朕心里有数……你去跟沈尚书说,让他好好休息,再送些补品过去,让他好好休息,养足精神……朕回头便会召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道“奴婢现在就去传话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心不在焉地点头,随后抬头看向小拧子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毕恭毕敬地道“是否让奴婢去给沈大人传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摆摆手,“一定记得让沈尚书休息好,他这两天累坏了,很容易病倒……皇后最在意他这个兄长,其实朕也在意,只是平时不说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并不想见沈溪,但君无戏言,既然答应了沈亦儿就不能食言而肥,入夜后他突然想起来,叫人来询问沈溪的情况时,才从小拧子那里得知沈溪仍旧没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走?没把话传到?朕对你说的那些,你都听到狗耳朵里了?”朱厚照气急败坏,怎么也没料到沈溪会如此执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委屈地道“奴婢办事不利,苦劝沈大人很久他也不肯去驿站休息,小的本想跟陛下回禀但无机会……奴婢没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看似认错,但其实是在说,我想跟您禀告但无机会,谁让您一天没召见我?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恼火地道“站着宫门前不走?差不多两天了吧?出了事谁能承担?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道“陛下,沈大人的意思是若不能亲自见到您,绝对不会走,奴婢实在没办法,奴婢很想帮陛下还有沈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用的东西,光会说风凉话,真让朕失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骂了两句,就要往外走,突然想起什么,冲着小拧子吩咐,“你不用跟朕出去……你到后院去跟皇后说一声,朕去见她兄长了,让她不用担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拧子一阵愕然,想到要去跟沈亦儿解释他就一阵头疼,显然他不太适应多一个主子,而且这个主子还是个任性的小女生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终归还是硬着头皮到行宫门口去见沈溪,君臣会面并未有太多礼数,沈溪低着头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,眼神冷漠,看上去了无生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“先生久违了,咱们找个地方叙话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他便想带沈溪到行宫内随便找个房间聊聊天,君臣间好好沟通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走出两步,感觉没对,朱厚照回过头来,发现沈溪站在那儿没动,借助灯笼的光芒仔细辨认清楚,才确定沈溪没有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咱有话好好说,您有什么事情不能上奏吗?你到了这里来,京城事务怎么办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本想喝斥,但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,他见到沈溪后胆怯油然而生,让他不敢跟沈溪正面面对。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道“陛下已成人,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,难道还不清楚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面色不善“先生这话是何意?难道朕处置王守仁有错?他背着朕想把江彬和许泰弄死,这算什么?就算二人真的有罪,那也该是朕派人审问,这是朝堂的规矩,不容破坏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江彬和许泰有罪,所以朕将他们下狱,但王守仁就没犯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问道“陛下治国,是要靠忠臣良将,还是靠奸佞小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,你这么说就有些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板着脸,老气横秋地道,“朕承认这次用错了江彬,但不代表他的错有多离谱,危急时刻,他不是带兵成功突围了吗?当时是朕犯了错,导致他孤军深入,最后九死一生回来,这种情况下朕忍心杀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至于说江彬和许泰是佞臣,这就叫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江彬曾救过朕的性命,又跟随朕走南闯北,一心护主,怎算佞臣?朕哪次用他办事含糊了?就算江南一战,他也立下大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溪摇了摇头“若陛下觉得靠江彬之流能治国,那就大错特错,这种人不过是想借陛下的宠信谋求私利,而不是为国为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冷笑不已“先生说得可真是轻巧,难道先生做每件事都是为国为民,没有丝毫私心?”

        当朱厚照话语出口,立即意识到有些言重了,而沈溪好像也很生气,头扭向一边,君臣二人沉默相对,气氛异常尴尬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,沈溪轻轻叹了口气,脸上满是失望,道“陛下还是考虑清楚为好,无论王守仁有多大罪,他都获得朝中绝大多数官员的支持,若陛下想成就他贤良的名声,让自



《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