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六七八章 老鼠屎(1/4)

字体: 增大 默认 缩小
        唐寅回南京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南京后,唐寅马上上疏,陈述江南官场弊病,直指改革现有官僚体系的必要性,大有将南京经验推行至全国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事令朝野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那些世卿世禄的勋贵,简直把唐寅当成头号大敌,趁着唐寅上奏未得到皇帝正式批复,纷纷联名弹劾,要把唐寅打入另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陛下,南京兵部唐侍郎不可一世,如此上奏完全是寒朝中老臣之心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上奏朝事时,把唐寅驳了个体无完肤。在他看来,就算当今陛下再胡闹,也不敢动官僚体系,引发社会动荡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却饶有兴致看着唐寅的上奏,也在看那些攻击唐寅的参劾奏疏,觉得这是件很有趣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陛下,您看如何处置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脑子灵活,发现皇帝态度暧昧时,立即停止攻击唐寅,转而请示意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将奏疏放下,抬头看向张永,问道“居然有这么多人攻击……你说唐寅真的是在败坏朕的江山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迟疑地问道“陛下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“唐寅绝对是忠臣,为了朕的江山,不惜开罪那么多人,这样的贤良之臣哪里找寻?可惜他只是举人出身,若跟沈尚书一样是状元,朕提拔他当尚书都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皇帝对唐寅的评价,让张永感觉很不可思议,咋舌道“陛下,得罪朝中老臣,尤其是与国同休的世袭勋贵,只怕会人心浮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将唐寅的上奏丢给张永“好好看看,上面哪句话说要得罪具体哪些官员了?不过是提出推行改革,把一些尸位素餐之辈拿下,换上有能力的官员,军队也是能者上庸者下,以保持战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看这条,那些世袭百户、千户甚至卫指挥使,必须经过统一考核,而且要每年都要制定具体指标,达不到标准的一律革职,腾出来的位置交给忠于朕的年轻将领,如此可有效杜绝朝廷军队成为私军的情况出现……如果那些勋贵子弟有能力,哪条能阻碍他们为朝廷效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还真没把上面的内容仔细看过,现在听到这些脑袋有些发懵。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道“如果谁觉得这上奏中提到的是自己,那说明他们就是这上面所说的那样,在其位不谋其政,这件事反响越大,越说明某些人占着茅坑不拉屎,还想一辈子都拿朝廷俸禄,甚至让子子孙孙都霸占着位置……这样的人不下来,朕替天下人不平!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心道“这下可算明白了,此事说跟陛下无关,还真不一定……看来让沈大人到江南内含深意,现在谁敢把唐伯虎怎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道“陛下,那便是准允唐大人的奏请?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点头“朕不单恩准,更要把江南正在做的事拿到京师推广,要各地世袭罔替的勋臣知道,朝廷不养庸人……魏国公做了错事,朕不杀他是看在他祖宗为大明立功的面子上,但他的职位必须剥夺,旁人也一样……马上将朝中那些近年来考核不合格的官员名单呈递上来,朕要知道谁是不干事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顿了顿,问道“现在就去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突然想起什么,一拍脑门儿,“朕想起来了,沈尚书还在南方……这样吧,官员考核的情况由吏部和都察院汇总,军队则由兵部和五军都督府联合整理,最快时间把事情完成,不要留到来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永皱眉“陛下,年底时间不多了,要是完不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朱厚照打断张永的话,不耐烦地道“他们若完不成,便说明他们自己就是尸位素餐之人,吏部、兵部、都察院和五军都督府的官员,一律革职!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朝廷突然哀鸿遍野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个都觉得是自己的铁饭碗被打破,那些世袭的武官更是撕心裂肺,有的还想去哭太庙,却被人阻拦。

        整肃京城官场,张永、张苑、李兴、钱宁等人都有经验,毕竟当初跟着刘瑾,他们把朝中文臣武将打压得够呛,现在不过是故技重施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梁储、靳贵、王琼和张懋为首的朝中文官武将集团很好地控制住舆论,把影响降到最低点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如此,梁储和张懋也天天被人烦扰,别人见不到皇帝,无法上陈意见,只能找二人说话,试图劝谏皇帝收回成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现在都说之厚是幕后指使者,但怎么看之厚也没理由如此做,他自己不就是国公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鐩求见梁储时,梁储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鐩笑问“那你觉得是何人所为?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储摇头“之厚往江南,其实更多是咱们这些人害的,不该让他为伯安之事去跟陛下较劲儿,谁到了他那位置上,都要面对巨大的压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鐩脸上的笑容淡去,叹道“那就是咱们误会他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储道,“不管如何,陛下已交托差事,咱们就必须把事情办好,现在不过是递交个名单上去,吏部那边我已去打过招呼,这几年官员考核的成绩都汇总上来,办事不利的官员倒还好处置,就怕都督府那边出幺蛾子。”



《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