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038章 解释(1/2)

字体: 增大 默认 缩小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甲壳虫流淌出来的绿色液体,能够让人木化,变成木头。天下间当然不会有这样的虫子,这虫子显然是泡过了太一生水。而能够利用天一生水将虫子制成法器的人”啸林真君的话说到这里,明显迟疑了,他跟着摇了摇头,说道“不可能是他可还会是谁呢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三,照你这么说,事情现在恐怕有些麻烦了。这个地方,恐怕不能久留,咱们必须尽快找到出路。”大鼻子老道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酒真这个王八蛋!”啸林真君骂了一句,扭头看到洞口的方向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禹知道,那里是啸林真君布置的阵法,正如张禹先前所料,十八个黄金卫士果然是被啸林真君用来布阵了。因为眼下,并没有看到十八个黄金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啸林真君仿佛做了一下权衡,终于说道“咱们走!走这个阵法在,不管是谁进来,想要破阵,最快也需要一两个小时。有这个时间,足够咱们用的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他大手一挥,也不耽误,这就从关颖的身边走过,直接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见他走了,也都纷纷跟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路下去,他们先后看到了三个木头人,每次见到,啸林真君都恨得直咬牙。

        风虎忍不住说道“师父,那个甲壳虫会不会是朱酒真带来的,总不能是生长在这里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不能是生长在这里的,照我看,就是朱酒真带来的。”啸林真君恨恨地说道“等我抓到他,我一定会将他大卸八块!不,我要一刀一刀的将他给千刀万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师父!等遇到这个王八蛋,让我先上,我一定要给大师兄报仇!”风虎也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这次下来的速度很快,不像先前天虎带队向下走的时候,那般小心谨慎。

        又过了一会,就看到了石室的门户。只一进去,坐在地上休息的地虎等人,赶紧纷纷站了起来,“师父。”“师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情况怎么样?”啸林真君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追朱酒真的人,到现在也没有回来,我们一直等在这里。咦上去报信的吕师弟、白师弟和翁师弟呢”地虎说话间,发现跟在啸林真君身边的人少了几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朱酒真这个混蛋,竟然在楼梯内设了机关,用虫子法器将三个师弟变成了木头人!”风虎咬牙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!”“又是朱酒真!”“师父,您带着我们去追杀他吧!”众人闻言,纷纷愤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!”啸林真君已经看到打开的石门,大手一挥,这就要走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想,在他的身后,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声音,啸林真君转过身子,说道“小子,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没错,说这话的人正是张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前辈,以我对朱酒真的了解,如果那个甲壳虫真是他的,他是绝对不会跑的。”张禹缓缓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啸林真君死死地盯着张禹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啸林真君的虎视,张禹现在不像先前那么的紧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“甲壳虫是他放在那里的话,一旦跑了,就等于不打自招。咱们一路之下,都是危险重重,这石门之内,必然也充满了危险。朱酒真这么怕死,哪怕精通机关之术,修为终究有限,怎么会这么玩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啸林真君微微点头,说道“你这话有点道理,老十二这家伙,有着猪的一切特点,能吃能睡还怕死!那你说说,是什么促使他勇于进入暗道的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手里的那枚红宝石戒指。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红宝石戒指”啸林真君沉吟一声,说道“那东西没什么特别,充其量就是开启某处机关的钥匙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若真是这样,朱酒真会这么在乎吗?”张禹笑着说道“他在龙头那里,得到戒指之后,竟然会先行戴上,这显然是不正常的。按理说,他应该知道,你会向他讨要,所以应该先拿下来,将戒指交给你过目才对。可他没这么做,而在我们检查戒指的时候,他看起来镇定,却也有着点点不安。这就说明,戒指非比寻常,其中的秘密,我们没有发现,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。朱酒真自然清楚,如果我们发现了这里的宝藏,东西肯定都是你这边的,跟他没有什么关系。正好前辈留在上面,给了他一个机会,他认为凭着他的机关术,再加上手里的红宝石戒指,应该能够先行找到宝藏,甚至将我们全都困死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啸林真君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“你说的也有道理可甲壳虫不是他留下的,又会是谁放出来的呢”

        张禹从啸林真君的身边走过,一边走,一边打量着这里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啸林真君回过身子,看着张禹,几乎在场的所有人,目光都落在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张禹伸手一指,所指的人正是梁大记,他淡淡地说道“梁大记,你是不是应该给大家伙一个解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解释,我都听不明白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梁大记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咱们也算是不止见过一面,或许你不记得我,但是我记得你。你一向以隐居为借口,到处开面馆,不是拉



《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》